阿耶桑_AYESANG

微博:阿耶桑_AYESANG,QQ:3467877273
约稿戳QQ,急稿不接,默认带样刊

FWVIII企划,第一战

【图文战,黑白插画,存档】


“其实我无意和你们战斗,”长发的Caster手中的长剑仿佛融化于空气之中似的消失了,也因此脱离了Rider的桎梏,“御主不在这里反而是一件好事,我很高兴能有和你单独谈谈的机会。”

“既然这样,你为何设下陷阱,又为何主动攻击?”他将长柄雨伞收好。即使冠以人类的姿态和姓名,他的情绪转换依旧带着无机物机械运作式的利落。“圣杯给予我魔术的知识,我也能从你握剑的姿势感知到你并非是擅长近身格斗的从者,你没有道理主动攻击我。若是你的御主执意要求你这么做,他不但是不熟悉神秘的外道,我更害怕他是否会有疯狂之举伤害我的御主。”

“这和御主并没有关系。”Caster收起了手中可以将事物短暂具现的笔刷,“只是因为我对你很有兴趣而已。打斗是为了试探你的宝具,而现在我留在这里,也只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

“你看穿了我的真名。”Rider想到先前对方的话,笃定地说,“如果您知道了关于我的事,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呢?”

“可以的话,在你的御主回来之前,”被冠以天才艺术家之名的英灵眼里闪烁着求知的渴望,“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英灵。”

文字 @小象的仓库 

人设&序章 第一战全文阅读


FWVIII企划,第一战

【图文战,黑白插画,存档】

尽管只是身着这一时代常见的服装,但当阳光透过楼房间的缝隙,洒在英灵几乎垂及地面的金发上时,恍惚让少年以为自己见到了圣经里的天使。从者的嘴角勾起一个温柔而又好看的弧度,让人忍不住对他产生好感,而想要去接近他。

文字 @小象的仓库 

人设&序章 第一战全文阅读


FWVIII企划,第一战

【图文战,黑白插画,存档】

Rider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去吃饭,这并非是什么难事。

伊斯拉谟本想带洛德先生去一家上档次一些的餐厅——他的从者就算穿着价格亲民的便服,那标准的绅士仪态和属于伦敦西北角的英文口音也让他和一般的快餐店看起来如此得格格不入。没料到从者随手一指,瞄准的就是街边金色的M字招牌。

“我原本以为从者是没有吃饭和睡觉需求的,”伊斯拉谟看到他的从者两手各拖着一个棕色的托盘,走到桌前落定。

“的确是不用进食,”高大而帅气的银发男子就连将快餐店托盘放下的动作也无比优雅,“这不过是我想要体验人类生活的一部分。我从来没有吃过除了煤炭之外的什么。”

少年放弃了思考吃煤炭是不是什么船类流行的笑话,又看了看对方盘子里的薯条汉堡和冰可乐,决定最后一次提问:“你真的不考虑吃点别的吗?”

“不了,这里人很多很热闹,我相信一定是因为他们的声誉很好。”

如果哪一天英国人质问我为什么喂他们的瑰宝吃巨无霸套餐,我得好好澄清这是他主动要求,而我再三征得了他的同意的。

文字 @小象的仓库

人设&序章 第一战全文阅读

 

FWVIII企划,第一战

【图文战,黑白插画,存档】

p1图文混排,p2纯图

文字 @小象的仓库 

人设&序章 第一战全文阅读

FWVIII企划人设~

文字 @小象的仓库

FWVIII企划图

做个封面

FWVIII企划人设~

P1人物,P2技能宝具

排版真的好累哦

文字 @小象的仓库

FWVIII企划人设~

P1人物,P2道具使魔

排版好累哦

文字 @小象的仓库 

质疑

【不想做作业,摸一个鱼

给 朋友@小象的仓库 画的弹丸企划军装人设图

【军装真的很好看【突然觉醒了奇怪的属性

给朋友 @小象的仓库 画的弹丸企划图

被点杀了。。。。

【不过画的真的好爽】

【论如何死的美美哒~】

【噫嘻嘻嘻嘻嘻~(°▽、°)【嘴角疯狂上扬

电烧伤

在电压高、电流作用时间长、触电部位温度高的情况下,易形成电流烧伤。电烧伤可以使电流斑颜色变成黄色、灰褐色或褐色,甚至炭化变成黑色。电烧伤不仅可以使表皮剥脱,肌肉组织崩裂、脱落、肢体断离,有时甚至可伤及骨质,使骨组织溶化成骨珍珠颗粒。另外,严重的电烧伤还可见到毛发烧焦、衣服烧着或撕碎,手表、钮扣、鞋钉等金属物品的溶化现象。

P2放大图

【手机看不清就手动调高亮度吧】【ntm】

给 @一两荒城 的签绘~

自从人设画了芦芦这身衣服,后面我就没有给她穿过。。。【啧】

忍不住画一下 

半小时速途,生死时速

给 @小象的仓库 企划文的插图

【存档】

给朋友 @小象的仓库 画的人设和表情差分

朋友 @小象的仓库 参加弹丸的企划,帮她设计了人设,画了封面图,画的超开心~

旧图混更

【大概是一年半以前画的】【发现没有发过】

FWVII企划图文排版,黑白

【存档】【混更】

P1 加文字排版

P2 纯图【京剧】【霸王别姬】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战图,黑白

【存档】【混更】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连那个花衫的神情都严肃了起来。束璐听大人的谈话觉得没意思,便挣扎着要从亲爹身上下去。朝河也不为难她,安抚了两下,便说:“那后面就有劳老板了。”

那人点点头,是很郑重的模样。朝河也不再多说,转头对女儿又是和蔼和亲的样子,他把小姑娘一抡:“我们去前面等开戏喽!”束璐被痒得咯咯直笑,回过神来,父亲已经走出好几步,便支在父亲肩上使劲挥手,学的是爱情片里名媛的模样,挥着不存在的手帕:“I will wait for you!”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战图,彩图

【存档】【混更】【两个半小时速涂】

束璐的确不会跑出去,小孩子天性爱热闹,天不怕地不怕,见哪儿人多往哪钻。她这一钻又钻到了戏台子后面,那里空了个院子,是专门放在台后,给戏班子候场用的。有别于前院,这里是另一种忙碌,忙得喧嚣而神秘。她垫着脚,趴在窗台上往里看,看到了精细复杂的云肩,孔雀开屏似的盔头,眼睛根本忙不过来,只恨自己太矮。

小姑娘扒着框缝一个一个看过去,觉得最有趣的要数画脸啦!有的人把自己刷白了,刷得跟墙粉似的,又有的往脸上画道道——还都不大一样,有的是两个勺子似的黑眼圈,有的又是猴屁股似的红块块。她看完这个看那个,忙得不亦乐乎。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图文排版,黑白

【存档】【混更】

P1,P2 是纯图细节,P2因为当时来不及就直接草稿上了

P3是加了文字的,还是合着文字看带感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图文混排,草稿

【存档】【混更】

本来是一个超级复杂的长条

但是

当时时间预估不到位,3天画21张,其中一张大彩条,20张黑白。。。。。太高估我自己了,黑白20张只画完了14张

【没错,我这个月画本子,混更的全是那3天画的】【居然这个月达成发布文章20篇】

然后这张就变成了全草稿【蹲】【好可惜】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图文排版,彩图

【存档】【混更】

P1~P4 都是局部细节图,这个其实是一个完整的长条

P5 是不带文字的完整长条

P6 是带文字的完整长条

其实我是建议大家看P6完整带字的长条,因为图文搭配食用更有味道,但是感觉比较长,没多少人会看吧

文字 @一两荒城 【爸爸你快点把文字整理好发发除除草啊】

FWVII企划图文,局部,黑白

【存档】【混更】

文字 @一两荒城

这次把排版截图直接放了上来,因为感觉文字和插图两个一起看更有感觉(  ̄▽ ̄)

这个表情表现的画法还是因为看《全职猎人》然后就学习画一下,【被同好认出来了】,【这都是爱】,画的超级爽有没有!

FWVII企划战图,黑白

【存档】【混更】

然而人类的奔跑终究无法触碰恒星,女人看着向云端飞奔的人影,张开五指,压下——随她号令,漫天的大火坠入地面,无数陨石拖着黑烟撕裂云层,那根本不是人类所能造成的威力——只有神,在极苦之巅由无数渴求而降临的神明,她将风暴降服,将劫难扼杀,因而她号令的不是武器,不是力量,而是灾祸本身。

天塌了,地崩了,炮管碾碎,人影撕裂。

“死了第二次,”女人趴在马头上,百般无聊地瞥了焦黑苍生,“……和第三次。”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图文,黑白

【存档】【混更】

配套着文字画了长长一条的图,自己很喜欢~(  ̄▽ ̄)

p1 图文混排

p2 完整无字黑白图

p3p4 局部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战图,黑白

【存档】【混更】

“你看得倒是仔细,”女人勾了嘴角,她的手搭在桌子上,手指慵懒地一点一点地,像在弹琴,“鸟儿得讨吃食,豺狼争斗腐肉,甚至连一株草,也知道要雨露要日光。你问不相干的人的欲求,不过是想加以照应,弄清自己的心思,因此归根结底,还是那句,”她的指尖在泰迪胸口点了点,“你,想要什么?”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战图,黑白

【存档】【混更】

这可是她第一次正正经经的握手,不要人提醒的那种!可惜这次还是会错了意,泰迪是想扶她起来,被抓着摇了反而一脸茫然。不过比起芦芦这种傻兮兮的,泰迪显然是圆滑多了,他随口搭了两句话,便把手抽出来,并没有在他们身边坐下,而是打了个转往觉如那儿拐去了,芦芦的眼神跟着他的紫甘蓝——头发过去,再一看,发现觉如哥没了。

那位置上竟坐着个女人!

她坐在那儿,黑皮金眸,长腿翘臀,芦芦疑惑地吐了半个咦字,嘴还没咧完,正要张望觉如哥去了哪,就被狗的大脑袋警告地一顶,又封口似的从小姑娘的下巴舔到脑门。

“呃……”芦芦眯着眼睛瘪着嘴唇,在风中感到狗口水一阵凉凉,苦瓜似的地闭了嘴。

泰迪给自己拉开了一张凳子,在那女人面前坐下了。女人挑起眼皮瞟了他一眼,极澄澈的眸子在浓密的睫毛下潋滟着,动人极了。

文字 @一两荒城

FWVII企划战图,黑白

【存档】【混更】

“它叫杜兹奥。”一个阴影罩下来,又很快地,把阳光重新让给了女孩和猫。那个带着帽子的男人,身上挂着两只又大又沉猫,在芦芦的桌子边坐下,俯了身子说:“看起来,他喜欢你。”

“哎呀,这可真是……”芦芦把心都拴在猫身上了,她低了头,用脸颊蹭了蹭猫咪的耳朵尖,“我也喜欢你呀!”

文字 @一两荒城

古庙

【商稿】【存档】【禁止使用】

去年8月画的,现在解禁

尝试了一下厚涂画景,速涂一时爽细化火葬场OTZ

PS里的油画涂抹工具真好用

FWVII企划战图,黑白

【存档】【混更】

猫儿直直地朝芦芦走来,白胸脯,白手套,眼睛溺着黄金,尾巴摇曳生姿,芦芦在那个瞬间几乎被迷惑了——她哪见过这么美的猫,青河城里的大多是些野猫,即使自己舔得干净,但野天野地,总沾着点打滚蹭上的尘土碎屑,而这只——甚至不能用只来形容。

它就像一位绅士,一位毛皮闪闪发光,眼睛会说话的先生,它看起来不像它的同伴——那只戴帽子的猫那样高贵,也不像那只灰猫那样沉稳,它就是它,有着人类的温柔和猫类的娇俏。它走到芦芦面前,站定了,轻盈地喵了一声,目光友善又惊奇,像是在问“您在做什么呢?”芦芦在它的询问下不由得松了抱着江噶佩布的手,甚至换了个更为端庄的姿势蹲着。

文字 @一两荒城